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>
  • 第二次长沙会战王牌74军为何惨败一位参谋的亲身经历说明了一切
政策法规

第二次长沙会战王牌74军为何惨败一位参谋的亲身经历说明了一切

2019-05-17来源:长沙房产网第二次长沙会战王牌74军为何惨败一位参谋的亲身经历说明了一切

1941年9月初,日军第11军召集第3、第4、第6、第40师团和4个旅团,总军力达12万余人从岳阳倾向进攻长沙,日军一路南下,雄师渡过新墙河、汨罗江,迫近长沙,斗争非常凶猛。
大战发作,第74军以第57师、第58师、军部、第51师的行军序列以一字长蛇阵行进,经宜春、浏阳向长沙日夜疾驰,赶往长沙外围增援。
>奔赴战场
雄师疾,日夜兼程,怎样行事不密,军部密电被日军破译。全军颠末浏阳城郊的蕉溪岭时,在狭小山道遭遇日军大量飞机轰炸、扫射,57师后队、军部和58师全队遭到日军扫射,造成不小伤亡。
日机在残虐轰炸时,随军上尉垂问黄幼横跳进一个大土坑中,将公文包紧紧抱在胸口遁藏日军轰炸。在这个大土坑里,有被炸死的近10余个士兵的尸体,黄幼横趴在这些尸体下面,才躲过了日机的轰炸和扫射。大战未开,行军戎机就已经泄漏,敌军还未见到就折损了不少弟兄,这是74军出师不利的表现之一。
>日军批示官
9月26日天将黑时,三军抵达永安市,此时永安大火冲天,火光照到二三十里外。此时日军已经举渡过捞刀河,戍守在捞刀河岸的是友军第26军萧之楚部。第26军的义务是掩护74军进入捞刀河阵地,完成阵地布防后一起阻击日军。
谁知当74军抵达捞刀河边时,第26军则早已经石沉大海,抛却阵地逃走了。由此,第74军立足未稳就与日军在捞刀河激战。51师、57师、58师各部敏捷霸占阵地与日军睁开厮杀。
27日下午17点,日军第6师团主力绕过崇山峻岭很快杀到捞刀河滨声援。从第74军从江西出发以来,行军军事就已经被日军掌握,日军第6师团便是尾随、拦击第74军的主力之一,第74军各部敏捷陷入两个精锐日智囊团的围攻之中。
此时黄幼横所在的57师,遭到日军从南北两个偏向突击、切割,军、师、团、营各部都失去了关系,只能各自为战。先生带着黄幼横、特务连、通讯连,向南跑到一个小山后面的民房中。
先生一面叫特务连并吞山头阻击日军,一壁叫通讯连敏捷关联各团,结果只找到第151团陈传均团长和153团卢醒团长,两位团长手里也仅有一个营,并且正在与日军鏖战傍边,无法前来增援。
>大火中的长沙
混战至后子夜,特务连反抗不住日军,师指挥所被迫向南撤退,因为没有向导,走了没有多久又与日军遭遇,师部在激战中被冲散。此时整个捞刀河沿线阵地陷入了大混乱之中,敌中有我,我中有敌,深夜漆黑,不辨偏向。
师部被冲散之后,黄幼横一小我背着公函包,拿着一支手枪,爬上了一个长满灌木丛的山头。当晚天阴无月,一片黑暗,不知偏向为何。在小山下的村里住上了日军,黄幼横能听到日军发言、吃饭、问口令的声音。
黄幼横一向躲在山上一个树洞里,直到天亮之后才看清倾向朝山下走去。走了10多里路后,黄幼横到一户田舍要了点对象吃,将公文连同背包一起烧了,问了田舍门路后,又一连沿着巷子向南走。
>奋战中的士兵
黄幼横走了10多里路后,在一处山村边又碰到了一队日军,黄幼横敏捷登山规避,不料早已经被日军觉察。两个日本兵举着刺刀向黄幼横追来,用刺刀对他乱刺乱捅,因为黄幼横已经爬到半山,他奇特的用灌木丛、树枝遮挡,两次奇妙躲过日军的刺杀。
很快他爬到坡顶跳下陡坎一口吻跑到浏阳河滨,掉臂通盘跳入河中朝南游去。日本兵站在陡坎上朝河里连开了几枪,见黄幼横潜入水中后,认为已经打死,就没有再开枪。
黄幼横不知在河中游了多久才上岸,登岸之后他顾不得鞋子已经跑掉,仓猝又往南跑了10多里路,因为肚中饥饿,就地找了一户农家小店,要了一些冷饭,喝了一碗米汤,要了一双布鞋。
>51师演练手册和勋章
黄幼横将口袋中已经湿了的钱轻轻撕开,拿给老板娘作为答谢。问了浏阳方向的路后,又陆续朝浏阳走去。一向到下昼三点钟,经过三天三夜的流亡后,他终于走到浏阳城北,这才凸起重围。
第二次长沙会战,王牌第74军在战争初期遭到惨败,导致近万人伤亡。黄幼横的经历见证了这场惨败,末年后他将这段回忆写出,道出了此战惨败的缘故:
一是第九战区司令指挥不妥,友军第26军贪生怕死撤退;二是第74军通信不严被日军侦到动作,又没有防空警戒,因此平白遭到袭击;三是阵前指挥杂乱,与友军的配合不当等原因造成的。
>第九战区临时批示所
由于此战惨败,王牌74军是以蒙羞。第74军长沙惨败,一场血淋淋的教导,至今读来依然值得后人覃思、反省。
参考文献:《正面战场·湖南会战》
皇冠体育投注网址-皇冠体育投注官网-皇冠体育投注app